shootwell

琴瑟在御,肖根静好。

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(2)

相信我,这一定是糖。根总吐便当系列。

 

Root离开后的第XX天

Shaw找到了那个蠢货,那个在医院注射传染病毒的毛头小子,那个在旧车厢变身火车飞驰的时候射伤Shaw的年轻人,那个不可饶恕的、该千刀万剐的、害死了Root的混蛋。

Shaw把枪口对着他的心脏。相较于镇定自若的表象,Shaw愤怒极了,像是休眠结束马上就要苏醒的火山,虽然还没有冒出浓黑的灰烟,地下炽热的岩浆已经在奔流汹涌。

那个混蛋说,“那只是个工作,并非个人恩怨”。

Shaw面无表情,解释着:“我自己也做过几份那种工作。实际上,几年前,我会毫不犹豫地宰了你。”Hell,是的,原来的Shaw不需要犹豫,在没有遇到Root前的Shaw,不在乎任何东西,像是一部精确的杀人机器,高完成度的执行任务,除了被伤害后的愤怒,就是射杀目标的快感。

“但是我后来遇到了几个人,几个好人,他们教会了我生命的价值。”Shaw在说话的时候,头脑里闪过Reese,Finch,Carter的脸孔,最后定格在Root戏谑的笑着看她的画面。

“那些人,他们不希望你杀我。”那个蠢货在尝试说服Shaw,不再是靛蓝特工的Shaw。

“你说得对,不过他们都死了。”Shaw毫不迟疑的按动了扳机,子弹直接穿过了那个该死的小子的心脏。

Shaw确实不再是那个杀人机器了,她已经很久都只射别人的膝盖,不再舔舐、品尝杀人的那种愉悦了,她仍然会愤怒,更多的时候是因为那几个好人而不是她自己。

她在第二次遇到Root的时候,仅仅射中了Root的肩膀,而在随后的日子里面庆幸不已。如果杀了Root,到哪里再找这样一个不停和她调情、拼命寻找她救她的小疯子呢?是的,她不再依靠杀人来寻找安全感。

When you meet someone, the one, you will become someone better.

是的,她找到了她的safe place,在她内心的最深处。

 


评论(2)
热度(18)

© shootwel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