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otwell

琴瑟在御,肖根静好。

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(1)

相信我,这一定是糖。根总吐便当系列。

 

Root离开后的第XX天

墓园里众多标示死者姓名生平的墓碑林立着,像是迎接着世界最后一缕光辉。有一块不高的墓碑上简洁地刻着050313,暗示着墓主人曾经拥有极为低调的生平,亦或是拥有着永不被世界知晓的秘密。枯黄的树叶缱绻着落在墓碑周边的草坪里,像是恋恋不舍的叹息。

墓碑前站立着一个梳马尾的女性,一身黑色,专注地注视着墓碑,准确的说是注视着墓碑的后面,好像那里有一个人影一样。

“I figured I should say good-bye. Sorry, Root. This just isn’t my thing.”她摇摇头,一边自言自语。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她撇见墓碑前面的草坪并不平整,她探下身,伸手抚摸着裂开缝隙的土壤,突然像是被电击枪射中一般。

耳机的通话中出现了熟悉的女声,“Looks like they dug her up. Guessing they got to her cochlear and plant. I should have had her cremated, but I just didn’t have the heart. My bad. You know who I am, sweetie. Big sister.”

是了,TM使用了Root的声音。这没有什么。尽管她这样对自己暗示,心里的涌起的浪潮还是很难平息。怎么可能是Root呢?Shaw想,死而复生是不可能的。可是这个现实主义者还是忍不住想象了一下,如果Root没有死,如果这是事先安排好演给Samaritan的一场戏剧,Root就像她和Reese和Finch一样骗了那些蠢货,真实地死而复生,那Root是不是还在世界的另一个地方骄傲地笑着?

现实没有给她安抚自己的时间,TM告知她Samaritan的执行人马上就要来了,需要她立刻离开这里。一辆加长的黑色灵车如TM所说,停在了Shaw的身后。



 

评论(1)
热度(14)

© shootwel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