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otwell

琴瑟在御,肖根静好。

靛蓝菌:

#肖根# Zimbio第二轮投票开始了。

总表投票链接(推荐):http://www.zimbio.com/brackets/TV+Couples+March+Madness+2017

第二轮单独投票链接:http://www.zimbio.com/polls/channel/TV/iBjvG1e8z6O/Which+couple+is+better+Stefan+and+Caroline+('The+Vampire+Diaries')+or+Root+and+Shaw+('Person+of+Interest')


第二轮投票截止时间:
北京时间3月10日13:00
太平洋...

Oo单翼..:

靛蓝菌:

【授权转载】

推主昵称fugi,账号为zinc_park。

source:https://twitter.com/zinc_park/status/828171476977086464


上次那张图(http://indigo5a2z.lofter.com/post/1d0393b6_dfc799a) 的后续。

Shaw:你不看这个么,Root?它很无聊么?
Root:没有呀❤我在好好地看呀❤如果是在看最喜欢的东西,那怎么可能把目光从上面移开呢❤

Root:真的可以么?不看电影真的好么?
Shaw:在看啊。我也在好...

【翻译】Fourth Night Freak Out

沧海轻舟:

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:


作者:Kitten_Prince314

  
  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2805926

  
  

授权:

  
  


#彻头彻尾的甜文#

  
  

#痴汉根妹#(一直在痴汉从未被超越)

  
 ...

豪杰春香梗——肖根

冯七是原任纽约警察局犯罪信息追踪组组长,因对犯罪信息监察有功,被总统授予追踪先锋,并调往达拉斯市警察局任局长。工作风生水起的同时,最让他头疼的是自己的女儿肖。老婆格蕾丝总是惯着女儿,肖不仅学习不上进还到处惹事,纽约警察局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冯七的女儿肖是个混世魔王,让他丢尽了脸。

肖是冯七的女儿,每天打架斗殴,无所事事,对功课一点也不感兴趣。智商奇高,都用在厨艺上,经常在厨房试验制作自己最爱的烤牛排。帅气潇洒的肖不缺乏男女追求者,但是她的粉丝团都知道肖的一贯作风,不敢贸然接近。因为之前的不良表现肖已经被学校多次警告记过甚至是开除。因为冯七的工作调动,马上就要转学到达拉斯高中。

李四曾经在CIA...

Shoot 同人屋:

靛蓝菌:

【授权转载】

推主昵称fugi,账号为zinc_park。

source:https://twitter.com/zinc_park/status/778581369752461312


这是上次那张的后续。看样子,上次只是脑补。

翻译见图三。翻译by 锤总家的根汪 & 另一个小伙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fugi的POI同人图转载目录


授权及fugi五张肖根作品见:http://indigo5a2z.lofter...

从凯特鲁妮AASS的采访发言说起

今天重温了POI和Carol的一些相关采访,不睡觉要讲完。

先从SBIFF颁奖说起,2014年大魔王获奖,小白兔作为迷妹颁奖(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692790/)。小白兔准备了一封很长的情书,表达自13岁以来对大魔王的暗恋崇拜,受到启发选择成为演员。在Carol剧情里面,T对C更是混合憧憬和爱恋,这让大家对魔兔之间的化学反应津津乐道、乐此不疲。

凯特的跳脱逗比和鲁妮的沉静直率是那么的不同,但是作为演员,她们是志同道合的,她们对于表演都有着严谨和极致的追求,她们塑造出的女性角色都是光耀夺目。观众可以从女性的视角来注视她们表演的角色,进而理解女性。...

鹧鸪天——晏几道

彩袖殷勤捧玉钟,当年拚却醉颜红。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。

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。今宵剩把银釭照,犹恐相逢是梦中。

译文:

忆当年,你手捧玉盅把酒敬,衣着华丽人多情;举杯痛饮拼一醉,醉意醺醺脸通红。纵情跳舞,直到楼顶月、挨着树梢向下行;尽兴唱歌,使得桃花扇、疲倦无力不扇风。

自从离别后,总想重相逢,多少次、你我重逢在梦中。今夜果真喜相逢,挑灯久坐叙别情,还恐怕、又是虚幻的梦中境。


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(2)

相信我,这一定是糖。根总吐便当系列。


Root离开后的第XX天

Shaw找到了那个蠢货,那个在医院注射传染病毒的毛头小子,那个在旧车厢变身火车飞驰的时候射伤Shaw的年轻人,那个不可饶恕的、该千刀万剐的、害死了Root的混蛋。

Shaw把枪口对着他的心脏。相较于镇定自若的表象,Shaw愤怒极了,像是休眠结束马上就要苏醒的火山,虽然还没有冒出浓黑的灰烟,地下炽热的岩浆已经在奔流汹涌。

那个混蛋说,“那只是个工作,并非个人恩怨”。

Shaw面无表情,解释着:“我自己也做过几份那种工作。实际上,几年前,我会毫不犹豫地宰了你。”Hell,是的,原来的Shaw不需要犹豫,在没有...

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(1)

相信我,这一定是糖。根总吐便当系列。


Root离开后的第XX天

墓园里众多标示死者姓名生平的墓碑林立着,像是迎接着世界最后一缕光辉。有一块不高的墓碑上简洁地刻着050313,暗示着墓主人曾经拥有极为低调的生平,亦或是拥有着永不被世界知晓的秘密。枯黄的树叶缱绻着落在墓碑周边的草坪里,像是恋恋不舍的叹息。

墓碑前站立着一个梳马尾的女性,一身黑色,专注地注视着墓碑,准确的说是注视着墓碑的后面,好像那里有一个人影一样。

“I figured I should say good-bye. Sorry, Root. This just isn’t my thing.”她摇摇头,一边...

1 / 2

© shootwell | Powered by LOFTER